传授元银河系下位数收藏品的破圈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2-08-03 15:25:55

2021年,被称作“位数藏品元年”。同年3月,亚洲地区知名位数音乐家Beeple的位数藏品 《Everydays:First 5000 Days》,在苏富比最终以6900亿美元的低价卖出。截至到5月,nft工程项目的市值增幅少于2000%。每星期NFT市场买卖量少于200亿美元。伴随位数藏品的萨温齐,它将会为真实世界缔造一类新型SNS方式。

《Everydays:First 5000 Days》(图源互联网)

一、发展史与起源:NFT的进化

位数藏品(Non-Fungible Token,以下简称“NFT”),英语意译是“非两极分化虚拟货币”,属于身份验证货币的专业领域,这里是指在区块链中注册的唯一位数证书,用于记录藏品或珍藏品等金融资产的使用权。借力区块链技术,NFT具有了非两极分化、不可分拆、防盗用、可溯性、更易流转等个人风格,使其可以应用于任何需要证明使用权的领域。在国内本地化产业发展后,NFT通常被称作“位数藏品”。

NFT呈现出型态多样化,包括AR、图片、音乐创作、音频、3D模型等,其与相同金融行业新锐融合缔造出一个崭新的文本闭环。如在音乐创作金融行业,QQ音乐创作面世扎卢日的《伊甸园》、李宗盛的《光阴DBC·爱人的眼泪》等NFT位数碟片。除此以外,NFT还广泛涉及房地产、体育运动、汽车、服装潮玩、电影等诸多金融行业。nft位数藏品

NFT时代下,文本生产与呈现出形式打破了传统“物理型态”的边界线,同时实现了在真实世界中解构“位数媒介”。

简述NFT的产业发展发展史,其最早可以追根溯源到1993年的身份验证买卖卡(Crypto Trading Cards)。基于信息论与数学的设计框架,身份验证买卖卡凭话虽如此“展示与珍藏”的功能,开始在非主流城市布局中传播。2012年,借助相同颜色界定的全彩币(Colored Coin)诞生了。全彩币最初同时实现了将现实金融资产上链(区块链)的构想。

全彩币(图源互联网)

2017年,亚洲地区普遍认可的第一个NFT工程项目“身份验证庞克肖像”正式面世。[3]创办人John与Matt将一百个身份验证庞克肖像对外发布。身份验证庞克肖像凭话虽如此其低价格特性,具有了类似爱马仕“身份象征”的符号价值。此后,NFT的产业发展话虽如此元银河系的广汽蜿蜓而上。作为一类位数金融资产,NFT在以元银河系为媒介的真实世界缔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身份验证庞克肖像(图源互联网)

元银河系时代下,借助泛众化传播,NFT的受众从最初“非主流化城市布局”演变至如今的“文化部落”与“利益族群”,即正如罗杰斯的创新扩散理论所提及,创新的扩散会由某一特定群体拓展到大众。受众也在感知易用性与娱乐性中,极大提高了购买与分享NFT的行为意愿。下文将从NFT的符号区隔,自我展演,以及虚拟SNS三个维度分析NFT爆火出圈的原因。nft位数藏品

NFT闭环(图源互联网)

二、流量与传播:NFT为何爆火出圈?

1. 符号消费:真实世界中的“身份区隔”与“群体认同”

在元银河系场景下,NFT成为个体间人际交往和群体认同感的建立的“符号工具”。首先,对个体而言,与现实世界中爱马仕所具有“身份区隔”的符号功能相似,在元银河系虚拟SNS中,个体创建的“位数替身”同样具有同时实现“位数身份”间区隔的符号需求,即位数替身所拥有虚拟符号资源的多少。

正如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在《区隔》中提出的“符号资本”,代指具有被社会认可的声名、神圣性、精神性、特殊性等以符号化方式存在的稀缺性资源。NFT基于区块链技术同时实现了现实符号的位数化,也标志着布尔迪厄的“物理”符号资本向“位数”符号资本的过度与演变。

2022年,周杰伦合作的潮牌PHANTACi面世NFT工程项目“幻象熊(Phanta Bear)”,在不到1个小时内全部售完。“幻象熊”作为位数符号资本,其功能就是帮助个体完成真实世界中的“自我呈现出”与“身份建构”。

粉丝在购买“幻象熊”后,选择在SNS媒体上发布,又或者在粉丝圈(亚文化部落)内传播,满足自身在“圈子”内的“被认同感”以及增强“自身影响力”。nft位数藏品

将NFT为媒介,粉丝同时实现了将“现实地位”差异向“虚拟身份”区隔的传递。作为“符号工具”的“幻想熊”,在帮助个体同时实现“位数化表演”的同时,其自身的符号资本也在虚拟SNS互动中不断叠加。

其次,NFT作为位数化符号加强了群体内的共同体意识。20世纪70年代,Tajfel和Tunner在“社会认同理论”中提出,社会成员共同拥有的信仰价值和行动取向的集中体现,在本质上是一类集体观念。“幻想熊”,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粉丝的“类属化”,类属化的形成也加强了粉丝共同体内的凝聚力和认同感。

粉丝在SNS媒体中同时实现了“自我塑造”与“互动表演”的同时,也促使“社会化自我”在“群体认同”中构建。个体也在群体互动中,满足了自身的“情感需求”与“共情传播”。

2. 自我扮演:位数化生存中的”仪式化展演“与”戏剧化表演“

在真实世界中,个体利用NFT完成“位数前台”的“自我表演”和“印象整饰”。英国爱马仕牌Burberry与游戏平台Mythical Games合作面世“Blankos Block Party”系列NFT产品。游戏玩家可以购买NFT服装以及NFT鞋子装扮虚拟形象。nft位数藏品

在游戏场域下,凭话虽如此区块链技术可验证性和唯一性的特点,完成“现实世界”向“真实世界”身份的映射。与普通虚拟服装相同,玩家购买具有奢侈设计元素的虚拟服装,能够在游戏世界同时实现拟剧论中的“理想化表演”。NFT虚拟服装标志着个体表演从“物质商品”的展现转向“位数物品”的扮演。

Burberry与Mythical Games合作面世“NFT服装Blankos Block Party”

(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与此同时,NFT作为一类新型位数化身体叙事的工具,现实的个体可与NFT虚拟服装合拍,记录特定时空下的自我,形成个性化的位数记忆。NFT凭话虽如此将“时尚”“NFT”与“SNS”三者结合,使得NFT虚拟服装再次火爆破圈。个性化“位数形象展演”的涌现,共同营造了一个庞大的“位数景观”。

位数化颜值时代下,NFT虚拟服装突破了传统美颜、修图、滤镜的局限,同时实现了从传播“物理身体线索”向展现“位数身体符号”的突破。将“现实身体”与“虚拟服装”融合,个体在位数化表演中同时实现与“理想自我”的和解,进而达到认知协调。当他人对个体的理想自我表达正面反馈后,又会进一步加深个体对自我的认知。nft位数藏品

NFT虚拟服装(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3. 虚拟SNS:“真实世界”解构人际互联网

在元银河系时代,NFT凭话虽如此区块链技术、虚拟现实技术、传感器技术等技术,为个体提供了一类新型的“SNS可供性”。学者潘忠党提出的“SNS可供性”,包括:可致意、可传情、可协调与可连接四个方面。个体选择用NFT作为SNS媒体肖像,以及将NFT作为身份的标识等行为同时实现了“可致意”与“可传情”的情绪传达功能。NFT社区的建立,使得个体间“可协调”与“可连接”的沟通交往成为可能。

在个体与社区之外,NFT还可以成为跨文化传播的新方式。传统的文化产品,大都是基于工业流水线生产出的复制品。如果借助区块链技术与中国元素相结合,在确保唯一性的同时,兼顾了藏品的灵韵,如《只此青绿》NFT一发行便惊艳四座。

NFT虚拟SNS(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NFT火爆出圈的背后还离不开社区的推动。基于国外Twitter,又或是国内微信等SNS平台,NFT社区的数量直线攀升。NFT工程项目方在社群中更新公告以及活动,而个体也可以在社区中分析有价值的NFT工程项目。2022年5月,阿里的鲸探正式上线社区功能,用户可以在社区中“晒藏品”以及“评论留言”来同时实现虚拟SNS的目的。nft位数藏品

未来,NFT将会结合VR/AR等虚拟现实技术,同时实现了元银河系中的“具身传播”,个体SNS分享也将同时实现从“现实生活”向“虚拟生活”转变。

阿里鲸探APP社区(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四、雅努斯的两面:市场泡沫 or时代风口?

身处NFT时代下的我们,正如古罗马传说中的双面神雅努斯,一面是面对未来区块链技术下带来的时代风口,一面看向过去市场过度投机产生的虚假泡沫。

1.繁荣 · 投机:NFT市场中“炒作泡沫”与“法律监管”

依据《巴塞尔艺术市场报告》,NFT藏品和NFT珍藏品(包括体育运动、音乐创作、游戏等的NFT作品)的总销售额从 2019 年时的 460 亿美元,暴涨至 2021年的111亿美元。2021 年,NFT 领域内 60 多个工程项目获得超 10 亿美元的融资,成为资本投资的第二大“明星赛道”。伴随投机资本的涌入,NFT市场中不可避免存在大量泡沫。

这集中体现在炒作与过度营销导致的NFT价格虚高,以及NFT发售工程项目的爆发式增长(包括发售NFT工程项目的公司数量)。截止到目前,NFT还未形成规范的市场定价标准,导致市场中出现各类NFT对敲买卖(左手倒右手进行买卖)与炒作问题。

面对上述NFT市场问题,亚洲地区范围内已经制定部分NFT相关法律,但尚未形成完善的法律体系。nft位数藏品

在关于NFT的特性方面,法国在《货币与金融法典》中将NFT定义为位数金融资产。在欧盟法的《身份验证金融资产市场规章》中将NFT定义为身份验证金融资产。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互联网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但NFT市场中仍然存在一些法律风险,诸如如何避免利用NFT非法集资、NFT的权益范围不清晰、NFT的物权问题等。

伴随NFT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NFT也会逐步从“法律真空”与“市场失序”,蜕变为“有法可依”与“秩序明晰”。NFT作为一类新兴事物,在其未来产业发展历程中,必然还会出现各种问题与乱象。这也使得NFT相关的法律制度,并非“固态”地一成不变,而是要“液态”地与时俱进。

2. 风口 · 机遇:“物理世界”与“区块链世界”的相互映射

欧易 OKEx 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William 指出:“NFT 的真正价值是为现实世界的物品提供一个上链渠道,充当物理世界和区块链世界的连接桥梁。”NFT将同时实现传统互联网“信息转移”功能向元银河系“价值转移”功能的转变,进而成为构成元银河系的基础设施。NFT的基础设施功能体现在元银河系中的身份认证与解决使用权归属等方面。[15]借助区块链的唯一性与不可纂改的个人风格,个体可以通过查询该NFT对应的哈希值(其含有区块链地址,类似身份证号),即可获知NFT的流转信息,亦可证明归属权。nft位数藏品

未来,在元银河系场景中,NFT将借助区块链技术满足个体在虚拟生活中的更多需求。NFT将会与更多领域交叉融合,缔造出更多前所未有的可能性。NFT不单单是一类技术,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个体未来位数化生存中不可或缺的因素。